Monday, March 18, 2013

心情语录,18/3/2013, 5:06 am

夜已深,寂寞似乎接近了尾声。
这个时间点,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迈向无尽的黑暗,还是临近晨曦的时刻。
字里行间的意境,只能由键盘来疏解。
网络,成了我心灵唯一的解脱。

内心世界的过于丰富,导致了对现实的猜疑。
总是有股闷气,总是觉得好欠缺了那一点。
连续几次同样的窘态,让我不得不深信造化弄人。
同样的情景,同样的忧郁,只能感慨。

很好奇,为何别人就是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明明就是很正面很积极,却总是被曲解为不务正业不求上进。
是否我外在的气质,根本与我的智慧胸襟完全不配。

厌倦了放弃,厌倦了失望,厌倦了这个世界。
原本应该得到支持,却换来了无数的冷水,而自己却一再天真地相信人间有情。
痛过,伤过,倒过;
却总是要把自己的伤口撕开,再撒上盐巴,才会想起前车之鉴。
也许,我根本不是个狠角色,而我却一直以为我是。

到最后,冷漠已经变成了习惯,
因为这是唯一能穿得上的保护色。
唯有冷漠,才不会让可悲的自己掉泪。
那本应热烈维护的事情,却讽刺地只能以恶心、唾弃的姿态来面对。

我不是诗人,但我偶尔也会有诗意。
或许文采不足,或许形象所致,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写“诗”的人都很装逼。
只能说,喜好不同,可写得出这种东西的人,一定有你不能明白的那一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