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rch 18, 2013

心情语录,18/3/2013, 5:06 am

夜已深,寂寞似乎接近了尾声。
这个时间点,我已经分不清到底是迈向无尽的黑暗,还是临近晨曦的时刻。
字里行间的意境,只能由键盘来疏解。
网络,成了我心灵唯一的解脱。

内心世界的过于丰富,导致了对现实的猜疑。
总是有股闷气,总是觉得好欠缺了那一点。
连续几次同样的窘态,让我不得不深信造化弄人。
同样的情景,同样的忧郁,只能感慨。

很好奇,为何别人就是无法理解我的心情。
明明就是很正面很积极,却总是被曲解为不务正业不求上进。
是否我外在的气质,根本与我的智慧胸襟完全不配。

厌倦了放弃,厌倦了失望,厌倦了这个世界。
原本应该得到支持,却换来了无数的冷水,而自己却一再天真地相信人间有情。
痛过,伤过,倒过;
却总是要把自己的伤口撕开,再撒上盐巴,才会想起前车之鉴。
也许,我根本不是个狠角色,而我却一直以为我是。

到最后,冷漠已经变成了习惯,
因为这是唯一能穿得上的保护色。
唯有冷漠,才不会让可悲的自己掉泪。
那本应热烈维护的事情,却讽刺地只能以恶心、唾弃的姿态来面对。

我不是诗人,但我偶尔也会有诗意。
或许文采不足,或许形象所致,我知道在很多人眼里,写“诗”的人都很装逼。
只能说,喜好不同,可写得出这种东西的人,一定有你不能明白的那一面。

Thursday, March 14, 2013

心情语录,14/3/2013,4:48am

SHE有一首歌《不想长大》,是这么唱的:“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
长大,代表着时间的流逝、代表着变化、代表着接触新的,也代表着挥别旧的。
不是要刻意装得很高深,只是感慨并不由得我们自己决定何时爆发。
还是一样的东西,事情变了。

其实这几年,每到一个阶段,我都会“有感而发”。
从09年开始写部落,4年的时间里已经经历了好几个阶段,身边的朋友除了固定的老班底死党,社交圈子已经换了好几回。
即便是死党,这些年下来也是变化好多。似乎,我们都不再亲近了。

我似乎一直都很emo,每次上来都贴些忧郁的文。
没办法……开心的时候,完全没有灵感写作啊!也没有那个时间,因为开心的时候都忙着享受那难得的喜悦了。
而我本身也似乎因为魔羯的土象特质,特别地对于阴暗的题材敏感。

回顾09年,初出茅庐的年份。
初次踏入社会,初次尝到大人的滋味。
做什么事都是干劲十足,好像自己是天下无敌般,完全没有想过失败。
于是,命运狠狠地刮了我一个耳光。

接下来的10、11年,无知无觉的堕落时光。
什么事情都没做,只会发梦。
同时,遇上了她。
除了外貌外,整个人就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最佳标准。
我为之疯狂,却忘了我不再是那个至高无上、呼风唤雨的强者。
只不过是区区一个常发白日梦的可怜虫,根本配不上她,她本事应该也是单纯地把我当凯子吧!

12年,重燃斗志的年份,可据紫微斗数,此年命走天童。
结果,出国留学的计划暂时搁置,享受多一年的悠闲。
同时,也看尽人情冷暖,看清楚了某些人的嘴脸,也看清楚了自己是有多贱。
于是,和损友绝交、和她的关系暂时冷冻、继续享受着被出卖后无心向上的闲情。

13年,尘埃落定,现实还是残酷地和我做了交易。
出国泡汤了,唯有“受尽委屈”地留在之前自己根本看不上眼的大学。
开学了,又“受尽委屈”地上学,因为车被占用了。这次还不是因为自己的问题而没车……
然后又“受尽委屈”地面对期中考,然后又再被刮了一掌,期中考宣告失利。

或许,玄学真的有独到之见。
星座说我中年发迹;紫薇说我年少打拼,中期成皇;通胜说我:初年运错事难谋,渐有财源如水流,到的中年衣食旺,那时名利一齐来;早年做事事难成,百计徒劳枉费心,半世自如流水去,后来运到始得金。",两个都是用我两个不确定的生日推算而出。
如果一切属实,那我这几年一旦发奋图强必有阻拦、一旦无心向上必“春风得意”,就可以做出解释了。

其實,我也很累了,我習慣假裝堅強,習慣了一個人面對所有,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怎麽樣。有時候我可以很開心的和每個人說話,可以很放肆的,可是卻沒有人知道,那不過是僞裝,很刻意的僞裝。也许有时候是真的,但更多时候是伪装。我可以讓自己很快樂很快樂,可是卻找不到快樂的源頭,只是傻笑。我也可以很满足很满足,可是却找不到人生的重点。

也许,我一开始就不应该走这条路;
也许,我天生就不是争抢斗狠的料;
也许,光彩耀眼并不是我的风格;
也许,我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也许,我最讨厌的最想舍弃的,就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