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2, 2012

闷伤

我已经退了很多步,你为什么还要步步紧逼?
看着那些原本属于我的在慢慢地离我远去,我心中的不岔你又有多了解?
我习惯了沉默,不代表我不想要呐喊、嘶吼!
或许我已经喊了、吼了,只是你得耳朵不曾听进去。
承担着这些负面感情,让我感觉自己很弱、很白痴;可是当我想踏出丢掉这些包袱的第一步,你却一次次地撕开我刚要痊愈的伤口,并在上面撒盐。
这些烂事,总是让我很想死。我不想自杀,但死却是我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影子。
所以我想,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崩溃,然后杀个血流成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