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30, 2012

说话得罪人

有时候,只是单纯地说一句话,就会得罪别人。
观点的不同、用语的失当、致命的盲点,以及发言的时机、地点。

有时候,明明就没有mean it,别人却有意或无意地曲解,
然后就开始了漫长的争论。
到最后,连为什么会开始这个conversation的初衷都忘了。

有时候,情绪是最大的作怪者。
当下的我因为某一情绪,而做出可如此发言;而当下的你处于另一种情绪,因此理解成了其他的意思。
最后,还是以争论收场。

有时候,偏见会造成很大的涟漪,不管这偏见是自知的或不知不觉的。
先入为主的回应,然后跟着来的就是忘了初衷的反驳。

有时候,还是少说为妙。

Sunday, January 29, 2012

升学之Hangover的滋味

答案出炉,一切告吹了。
没钱,什么都不能,我一早知道,只是从未体会过。

唯今之计,是把日期推迟到7月,而这不到半年的时间,就用来赚钱、找loan、
充实自己和变瘦。

一开始,我好想已经接受了事实。
其实,我接受不了。只是一向来习惯了忍耐的惯性,让我没有当场发作、发飙,崩溃。

晚上,和兄弟们到了MIST,于是我开始灌醉自己。
是的,我灌醉了我自己,那个千杯不醉的我自己。
头晕的醉,不足以让我宣泄情绪,于是我让自己醉到了站也站不稳。

终于,我哭了。
和兄弟们、姑娘们诉说着21年压在心底的一切……
我发飙、发疯,但没有崩溃。
我醉得不能驾车,不能走路,但是我的意识很清楚,我醉了。
那醉的当儿,feels good。

我没有崩溃,更加没有堕落。
我熟悉那种感觉,但这次没有出现。
我只是纯粹的伤心,但我没有崩溃。
双星命格的我,注定了一生诸多考验。紫武廉+杀破狼,这是紫微斗数,是能量学,我信。

我真的,很擅长控制一切。
就连喝醉的实际也掌握得恰到好处,我让自己在狂欢即将到尾声时才醉倒。
这样,我固然可以宣泄不满,也不会扫了兄弟们的兴,只是希望姑娘们不要被我吓到。

事后的手尾,才是宿醉的关键。
兄弟们的照顾,让我不至于醉卧街头。
只是第二天的hangover,真的很幸苦。不断地呕吐、头疼,肌肉酸麻……
我不想再来一次了,因此我绝对不会让我再倒了。

这一次,也证明了我其实是个人,不是怪物。
我也会像人一样,会喝醉。
以往喝不醉,只是因为未到伤心处。

我和死,其实还是有很大的分别。
因为我还没死,只要还或者,一切都有希望。
我相信,今日我遭受的一切考验,都是为了让我日后能成为人上人的一切。

希望,我知道你还在。

Wednesday, January 25, 2012

年初三 1:13am

年初三了,这么快。
以往过新年时虽然时间也是很快,但是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充实的;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恍神的症状越来越够力,很难抓住每一分每一秒的感觉。

今年过年,没有鞭炮、没有电视,只有一大堆人,和bbq。
也没有喧哗,没有赌博,只有六姨丈的五行紫薇。

或许,是我这一代(88年-91年)的已经成年了,没有小时候那么地精力充沛。
不想跑来跑去,也不想玩很多以前觉得新奇的东西。

脑海里,闪烁的只是一大堆的烦恼。
感觉很大人,也很显。


Saturday, January 21, 2012

升学,唉……

食不知味的感觉,再次出现。
上一次,是SPM的时候,4年前。
现在,我正坐在oldtown,点了好几样食物,
但除了肚子里的饱足感外,我根本feel不到我吃了东西。
淡然无味,至少还有淡淡的一点味道。
这次,只能用“无色无臭”来形容……

无尽的无力感,深深的失望,都是最难受的感觉,也是我最讨厌的状态。
掌控不了事情的发展,令我很想撞墙。

面对着某些人的误解,我已经没力气没精神去反驳了。
这个世界,太多青蛙了,如果你懂我的意思的话。
他们,根本就不想了解自己的小世界以外的事情,对很多事情都理所当然的去
信奉、遵守,追求。
口里标榜着客观、open minded,可却不愿意接受自己理解范围外的事物。
曾经我很致力地对抗这些人,而如今我发现,这等同于和超过90%的社会
对抗。这是,很累的。

幸运与机会,都是我一直以来缺少的东西。
之前我有了幸运,如今我需要一次机会。

Thursday, January 19, 2012

我和死,有什么分别?

希望一条鱼去爬树、一只老虎去飞、一只老鹰去游泳,是很可笑的事情。
可偏偏,这种可笑到白痴的事情,却发生在我身上,始终挥之不去。

一句话,就判了我死刑。
不能成功,对我来说和死没有分别。做不到最强、最好,其他的都没有意义。

如果情况不能好转,那这个世界即将失去一个强人。
无限的可能,就这么败给了30千;潜在的好景,就这么葬送在一个人的手中。

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可我却很怕痛、怕死,自杀不能解决问题,因为我根本就不敢自杀。

这一切的理由,是这么的可笑。
平时出手阔绰的大老板,出不起30千?哈!哈!哈!
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而唯一的解释,就是偏心、低估与落后。证据?打开我的脑,看看我的回忆,你就会看到
证据。

部署了几个月的心血,一句话白费;好不容易振作的新,一句话被打入谷底;
沉寂了两年的雄心,始终没有机会再次浮现。

把我打下了地狱,让我花了两年时间艰难地爬上来,然后再打一次。
我还没真正倒下,但我知道,如果再来一次,那就永远不可能再站起来。

Tuesday, January 17, 2012

如今青春年少的,不再是我。

望着从网络上看到的一系照片,让我有此感想。












到底,我们曾经的年少、逝去的青春,是真实地存在?还是只是我们自己的幻想。
曾经,我们都想图中这女孩一般,无忧无虑的笑……
而突然间,好像梦醒了一样,我们已经身处在这个现实。
昔日的回忆,感觉很不真实。尽管当时侯的我们,真的很enjoy、很踏实地挥霍着时光。

很多所谓的老人言,我都不愿意去承认,尽管很多都证实了。
其中之一,就是往事只能回味。
我一股傻劲地、不断地寻找着过去的感觉、地方、人事以及感情。
最常骂人婆妈的我,如今做着的,何尝不是婆妈的事情。

我很难阐明做这一切的初衷,因为太多了。
但是,其中最甚的,就是因为我觉得还不够。我把握那段光阴的程度,还不够。
于是,我开始害怕了。害怕永远都得不到,害怕遗憾,害怕老去,害怕还有事情没做。

改朝换代、长江后浪推前浪,如今青春年少的,不再是我。

Friday, January 13, 2012

事情,来得太快了

事情,一下在来得太快了。
枉我自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一探听之下知道开学日期是
2月6日,我头大了。

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而如今恰恰就是钱方面的问题。
本来如果是2月20日的话,还有多2个星期……haiz...

Wednesday, January 11, 2012

升学之Offer Letter


下来了。
结果,下来了。
而结果是,直接进Degree是被reject了,但是RMIT方面offer了我一个
alternative,那就是先拿一年Diploma,然后继续Logisticdegree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有选择。
UTAS方面完全没有消息,或许我应该先问问看UTAS的结果吧!

其实我很困惑,长久以来的“品牌挑食”又发作了。
是的,我很在乎brand
不过,我不是在乎那些无聊的光鲜的形式,我在乎的是一个brandquality

RMIT很明显地是比UTAS更高quality,但是UTAS却能(应该能)给我直接进
degree的机会。要知道,经过了MUFY,我再也不想半途插入course,因为
我真的很想要交大学朋友,过大学生活。可是,RMIT却能让我有更多接触
世界各地人的机会,和更精彩的大学生活。

头痛啊!

时间也真快,好像昨天还在幼稚园,今天就要为大学而烦恼。
其实我很害怕,因为大学生活最多就他妈的4年。
而我已经不知不觉过了18年,一眨眼过了3年。
4年,到底会是快……还是慢呢!?

又是个睡不着的失眠之夜


又是暗夜,又是睡不着。
我的生活颠倒,自两年半前一来,越来越严重。
严重到,我几乎可以当Batman了。

夜晚失眠,白天嗜睡……
其中最大的影响,就是懒惰。
记得悲剧之前,我是个勤奋向上的“好孩子”。
而悲剧之后,我却自暴自弃,“宁为玉碎,不做瓦全”。
当时,我认为只要我得回能够重返巅峰的能力,我就可以做到重新振作……
看来,我似乎想得太简单了。

夜晚,除了失眠,其实也是我思绪最多的时刻。
这时段,我会想很多东西。
有认真的,有废的,有未来的,有现在的,有过去的,有好的,有坏的。

更多的时候,我实在懊悔。

为何当初,反应不会快一点,先一步一脚踹下去,那我的手就不会断了;
为何当初,要屁股痒特地驾慢一点,如果速度够快,那我的飘移就不会失败。

想来想去,到最后,还是会想到这两个悲剧上去……
噢不,还有之前SPM时被害得9A2A的那件事。
我决定,称这3件事为“那三件事”。

我有过很多想法,想过很多想做的事,想过很多要追的女孩,想过很多如何年少致富的法门,
也想过很多邪恶毒辣的东西……但,能实现的,似乎很少,太少了。
少到,根本都没有人会因此注意我。

尽管有人说过我很nice,但那又怎么样?那又代表了什么?
曾经也有人说过我很厉害,但事实呢!?
我只不过是废柴一个。对这个庸俗的社会来说是,对这些凡夫俗子来说是,如今甚至对我来说
也是。

我不在坚信,我是个不平凡的人。我对于自己高人一筹的信心,也动摇了。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是我真的是如此弱、如此狂妄?还是只是另一个成熟的“后遗症”?
我真的很想知道,到底是别人成功得太容易?还是是我没能力?或者是我还不够努力?

幸运啊,实在是很陌生的东西。因为它也就找过我那么一次半次而已。

Monday, January 9, 2012

Over Time

2012年1月8日,既昨天晚上,我首次光顾了最近很热的Over Time,aka OT。
OT是干什么的?相信大家都比我清楚,所以就不说了。

同行的有Shaun、Qing(???不知道要写你什么名),宝丽(不知道对不对……)和Sock Peng。

这一次,我不会说很开心什么的之类的话,虽然真的很开心……因为我们当中,有个人
其实是有心事的。虽然她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的火眼金睛还是看穿了一切。

Ok,这件事就没必要多说了。

最想说的是,他妈的他的Beer,喝了结果就让我彻夜难眠……>.<
强咧……酒也能喝到不能睡……哈哈……还是Heineken好,即顺口,也不会有后遗症。
或许是我习惯了,也或许是我不能适应新的酒,但,我就是要Heineken!!!

Tuesday, January 3, 2012

心情语录,Whats on my mind 3/1/2012 8.18pm

这是个过渡期。
升学程序已完成,但结果尚未定案。
我不管到底能不能飞,我已经做好我的心里准备,到时候必须放弃这里的一切。

说得好像很伤感似的,其实就不过是去上学。
可能是电影看得多,所以人也比较感触……分隔两地,就代表着离别?
其实仔细想想,坐飞机从这里去美国也不过一天,让我驾Bugatti的话可能……不到一天……

21年的人生,从我1岁开始懂事、会讲话,2岁开始上幼稚园,到18岁发生的悲剧,然后接下
来的堕落2年,是时候Kiss Goodbye了。
不管我是飞澳洲,还是因为一些原因只能留在这里升学,
我的前quarter生(前半生的apply),是时候放进回忆的vault里,的first quarter的compartment。

最近,我变得很喜欢speaking。
发现了,我所擅长的华文与英文,都有其特别之处。
有时候,用华文讲比较适合,有时后英文比较容易表达。
不只是语文方面,用词方面最近我也很喜欢用一些冷门词。
即普通人绝不会用的词。

稍微回顾一下,发现其实我一直都在不满。
不满社会,不满制度,不满现实,不满自己。
我很不喜欢我身处的环境,总是觉得周遭全都是与我格格不入的人事物。
或许,是我自己的进展与人不同,可是我自己却没有发觉吧!

我的人生其实蛮与众不同的。
可能很多人会讲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这是必然的,每个人的命运遭遇都不同。
但我不是在讲这个,我想要讲的是……我的遭遇,往往都是往比较奇特的方面行进。
另类的富二代生活,另类的车,另类的手法……总之,我的人生就整个很另类,我也很另类……
小的时候我还蛮享受这种另类,但是渐渐地我忘了这种感觉,变得回去追求大众所认为的
值得追求的事物。直到前几个月,我才找回我自己。
我才明白,我的miserable,是因为一个天生超另类的人,却去追求‘凡间’的一切。

有人说,成熟的证据之一就是会推翻过去的自己的理论。
但是我们都忽略了,人变成熟并不是一生中只会发生一次的事情。
第一次,我们推翻了幼稚的我们;第二次,我们推翻了第一次的伪成熟;
第三次,我还未经历,所以我不予置评。

Life, can be anything. We tend to describe it using many different kind of things, but life actually is not these
things, it just simply have some similarities.

ZKai, 8.18pm

Sunday, January 1, 2012

1月1,New Year,我的生日


对我来说这是个标志性的一天。
今天,我要说一些关于我的事情。

在今天,我21岁生日了。是的,我11的。
回想起3年前的今天,200911日,
突然发觉18岁的时光已经不再是前年,而是大前年了。

09年开始我能够驾车乱跑,至今的每年元旦我都会跑去看烟花,
几乎已经是成了惯例。

081231-0911
我、立伟、伟进和Keatsai
我们去了KLTimes Square,看Bukit Bintang放的烟花。
本来是要和所有人一起挤,但是我们偷爬上了Times Square12楼,
整层楼就我们4条废柴,呵呵……

091231-1011
这是个年代转换,公元21世纪、第二个千禧年的第一个年代转换。
我、泗辉、Raymond、爱萍和Fern(佩芸?)。
第一次Sunway Pyramid看烟花。
过后的几个月,Fern和爱萍相继成为了我的学生。

101231-1111
四条1的日子。忘了和谁一起,没有错的话是和敏毅、浩贤几个。
也是在Pyramid,好像是烟花过后,立伟赶回来陪我……
这是个伤心和堕落的年份,107月爱上了她,然后就是自我折磨的开始。
也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的留级retake

111231-1211
就是这一次。
一起的,除了Shaun以外都好像不是很close,但又好像不是很疏远的朋友。
我、Shaun、凌霜、凌zhuan(sorry,不会写你们的名字,反正你们也不会看到)、
老的(俊祥),伟雄(伟进的老哥,我cadet police以前的senior)。

前三次,总是感觉缺了什么……
0918岁,刚获得自由。自认没有状况是自己搞不定的,但其实很慌张、茫然。
1019岁,稍微习惯了自由,不会慌张,但茫然还是不少。进了Sunway College一个
semester,手断了、发福了、车翻了、成绩掉了、堕落了、邪恶了。想要在红尘乱世中
玩个够,还沉醉在以前的巅峰期的梦,想要开跑车、fuck美女,有钱有势。
1120岁,茫然之剩一点,却彻底地堕落了。原本是想休息3个月,但趴着趴着却整年过去
了。对红尘,开始慢慢看开;对很多事情,执着也渐渐少了。之前被邪恶沾污的心灵,渐渐
不再受邪恶细菌的感染,已经能处在红尘中却不被影响、好好看这个世界了。这一年,遇上了
Alfred,可说是我的贵人。让我找到了真正属于我的领域,比Mechatronics还要适合我。

现在,2012
和往昔一样,都不会知道未来会怎么样。
但是这次,我准备好了。
虽然今年一起庆祝的人其实都不会很close,但已无所谓了。
开心就好,满足就好。虽然perfect的人选不在,但是我已经很开心。
所谓的平凡是福,真正的样子应该是这样吧!

这三年的转折起伏,着实让我看到不少东西。
虽然之前看到的时候都不觉得,但事后会想却得益良多,改变更多。

认识我的人绝不会相信,我尽然稍微有点在乎家人了。连我自己也不相信……
认识我的人绝不会相信,我尽然会觉得飞车这玩意儿有点累了……
认识我的人绝不会相信,我尽然会对美女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了……
认识我的人绝不会相信,我尽然放弃了追求我爱的女人。

如今,我看的很清晰。我知道我要做什么,我知道我必须放弃什么。
一条手臂、一次事故,我的自信和名誉彻底摧毁……
但也让我懂了,如果自己总是占着优势的高峰,那掉下来的时候,是特别痛的。
而且,往往也会让自己成为以前的自己所唾弃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