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5, 2011

毕业旅行 (18sx)



專科熬過了四年,班上已經休學、退學了9個人,只剩下三十幾個人。最後有空能去畢業旅行的也只有二十幾個人,已經算是很少人了!在機場集合後,我們愉快的搭上飛機飛向我們的目的地——澎湖。當時和我們同機的還有一大群,好像也是要去畢業旅行的女生。一下飛機後,放眼就是一大片綠油油的草坪,讓人的心情為之開朗。
令人驚喜的是,沒想到和我們同班機的那群女生,竟然也是和我們同一家旅行杜!,也意味著這幾天我們的行程全和她們一樣,一聽到這個好消息,全班已經蠢蠢欲動。
第一天出了機場坐上了游覽車直接到港口,一大片觀光的人群在排隊買票等船,心裡想著:「這麼多人不曉得要等到什麼時候?」,六月的夏季又熱的要命,結果導游帶著我們,直接繞到浮動碼頭上,一艘嶄新白色游艇就停在我們眼前,令人為之一亮,導游自豪的說:「這是未來兩天我們的交通工具」這艘船下水沒多久,性能好、安全性佳,好像在介紹跑車一樣,天花亂墜講了一大堆……。
當別人還在排隊曬太陽的時候,我們的“愛之船”已經鳴著汽笛快樂地出航了,大家和岸上的人熱情的揮手道再見,才一回頭就發現康樂股長已經和女生開心的寒暄了起來,你們是那所學校的?我們是X商的,這麼剛好我們是X工的。
哎呀~才差一小段路,很近嘛!以前沒跟你們辦聯誼真是一大損失………。
真是全班公認最有服務熱誠的股長,口才不錯、辦事效率也挺快的!
沒想到後面一大票同學手腳更快,已經連署打算讓他連任了,上船後,男生也很主動的,找自己認為不錯的女生對象聊天。
這船長以前不是暴走族就是開市公車的,出港口沒多久就狂飙了起來,整艘船在海面上跳躍,迎面的水滴打在臉上都還會痛,一,還很多人在甲板上吹風聊天,漸漸的全走下來到船艙裡面避一避,很奇怪過沒多久,人又漸漸走出去了,走回來後全白著一張臉,原來全是暈船出去吐的,受不了船艙那種令人窒息的空氣,我趕緊上到甲板上吹吹風,果然精神好了許多,我好奇的想去看看船是怎麼開的?一走過去,只見我們的導游和船長在聊天,仔細一看,原來船長一邊喝著高梁一邊開船,我哩咧「酒後開船」!
難怪船會像逃命的飛魚一樣,弄得一半的人,胃都快吐出來了!
其實我也很想吐,只是我想吐血,回想到交往了兩年的女友玫君……她是一個蠻外向又很漂亮的女孩子,是在一次聯誼中認識的,在我揳而不捨辛苦的追求下,才願意和我交往,我知道之前她有過其它的男朋友,也發生過關系,不過畢竟誰沒有過去,我沒有很放在心上,以後我除了念書的時間外,幾乎都是在陪她,我們有過一段不算短的快樂時光,後來我也和她有了親密行為,我的第一次就是給了她的。
她35C、26、34的迷人身材,總讓我愛戀不已,我自己覺得我倆的感情算蠻穩定的。
沒想到二個星期前她打電話給我,向我提出分手,前一陣子因為快要期末考,我忙著應付考試的確是忽略了她,我追問她原因,她支嗚其詞的說:「覺得和我已經沒有感覺了!」說了一些:「我沒常送花給她,也沒有開車載她去夜游………」「欲加之罪,何患無詞」,其實說穿了,大概是有人在猛追她,她也蠻喜歡的吧!
她絲毫不留戀,以前我們親密的騎著小機車上山下海,那段甜蜜的時光,每當她半夜無聊突然想要去那裡,不管多晚,我一定風雨無阻的趕到陪她,雖然我常黑著眼圈去上課,一邊抄筆記一邊打瞌睡,但我都沒怨言,好幾次都差點騎車騎上電線桿,扪心自問,我覺得我已經對她很好了。
難道在一起久了,新鮮感沒了,就該Say—Goodbye了嗎?
我忍氣吞聲的請她再考慮一下,都在一起兩年了,再走下去好嗎?
她沒有考慮的跟我說:「不用,我已經考慮很久了!」看來她是真的鐵了心。
她的電話裡,隱約有一個陌生男子的聲音,原來舊愛還沒斷、新歡已經踏進門裡,事情到了這種地步,再說什麼都沒用了,我才剛說:「好吧!」一說完,她在另一頭就掛了電話,從分手的那晚,到現在我還是無法釋懷她對我的現實、無情………。
想著想著,握著圍桿的手也不自覺的越握越用力,直到一陣水花濺到臉上才回過神來,環顧四周,除了船緣站了幾個人還在對著大海猛“灌溉”外,我前面不遠還站著一位女生,只有她一個人還站在甲板上,其它女生都躲到船艙裡去了,她留著長頭發,白色的長袖襯杉,藍色的牛仔褲,一頂草織的遮陽帽掛在她的背後,因為我只能看到她的側面,所以我無法看清她的長相,我充滿好奇的研究著她,猜想著,到底她會是什麼樣個性的女孩呢?
過一會兒,遇上一個大浪,船身一個大顛簸,她一時沒留神向後跌了過來,還好我離她不遠,不過我倒成了她的肉塾,被她一撞換我向後跌了出去,她捉住了欄桿穩住了身子,我卻跌個四腳朝天像只烏龜一樣,我好像聽到她的笑聲,她不好意思的問我有沒有事?
我爬了起來拍拍屁股,想罵罵這個冒失鬼!
可是當我抬頭迎上她的臉,「喂!你是不會小心一點喔!」這句話就吞了下去,變成「喂!你有沒有受傷?」蠻佩服我自己,轉的還真是快。
她長的一副瓜子臉,柳葉眉,一對清澈明亮的杏眼,小巧的櫻桃嘴,看起來很清秀,只是臉上沒什麼表情,冷若冰霜的,她說聲:「沒有,對不起!」就走開了,我才覺得手肘有點痛,一看剛才去撞到地板破皮流血了,真倒楣!才剛失戀又犯血光,過幾天到天後宮一定要去拜一下!
第一站:【桶盤嶼】,是個很小的島,導游大力的推薦要我們去喝一下當地新鮮的魚湯,我因為之前心情不好就沿著大路,環島走一圈,島實在太小了,十分钟就走完了!
我四處走走帶著相機、腳架,順便拍一些照片,作畢業紀念冊的時候也可以當背景用,我很晚才回到船上,快上船時我看到賣魚湯的小販偷偷塞錢給導游,哇靠!這年頭連喝個湯也要抽傭金!
難怪!這個鳥不拉叽的小島,根本沒什麼好玩的,還好心的放我們下來!
從此,我對導游的印象就很差了,他之後建議那裡有什麼好吃好玩的,我就偏不去。
上了船後又到第二站【虎井嶼】,夭壽的導游又說這裡賣的特產比本島的便宜,大家可以考慮看看要不要先買?我聽他在放屁!
我把剛才看到導游A錢的事跟些好同學說,他們都覺得有點被欺騙了!
我們和一些女生,就一起去找好的景點拍照,當然就由我來執鏡了,我剛好也是畢冊的主編之一,澎湖的小島大多是火山玄武巖,長得很像是一塊塊黑色的豆干叠起來的樣子,我們走到島的最高點,我先幫每人拍張海天一色的獨照,最後再來張團體照,女生裡面有個很胖的,我們幫她取個外號叫“壯哥”,她也不以為意,我覺得她蠻好相處的,她要我把她拍的漂亮一點瘦一點,我開玩笑的說:「沒問題!把人拍的像顆個綠豆大,什麼缺點都看不出來了!」她恐嚇我:要是我把她拍的像綠豆大,她會把我的頭捏的像綠豆一樣大!
剛被拋棄的我,覺得有些漂亮女生是「人美心壞」,反而不漂亮的女生,比較真誠好相處,那個撞到我又不多話的女生也在裡面,依我攝影多年的直覺,她笑起來一定很好看,可是她好像被人倒了會一樣,從頭到尾都是一張撲克臉,就算我再怎麼厲害,也沒法將死魚拍成美人魚。
之後我們漫步到堤防上,坐在堤防上大家輪流介紹,互相認識一下。
她說她叫:「靓靓」,興趣是看書、聽音樂……。
我想靓靓的台語應該是“惦惦”,真准!果然真的不太愛說話,輪到我,我的外號叫:「阿噜」,不是因為我頭長的像魯蛋,臉長的像魯肉飯,而是因為我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班上同學就這樣叫我,我的興趣是攝影、看書、聽音樂,後面我故意學她跟她的一樣,看她有什麼反應?
她抱著膝蓋坐著,抬頭看了我一眼,又把頭低了下去,拔著地上的雜草,集合時間快到了,回到船上,還真的有人大包小包的買上船,真是被他們打敗了!
今天的最後一站是【望安島】,才一上岸馬上租了小機車,又玩起了抽鑰匙的游戲,可是人數上男生比女生多一個人,我就自願退出成全大家,一個人騎一台落得輕松,很好玩的是壯哥載一個我的同學阿志,因為她若是坐後座,機車可能會騎單輪,阿志一臉無辜的看著我,我也是愛莫能助!
不過那樣子,看起來很好笑,很像是動物園裡的小猕猴抱著母猕猴一般。
到了今晚落腳的民宿,放下行李後,才下午四點左右,離晚餐還有一段時間,大家騎著車又出去逛逛了,島上騎車繞一圈不用多久,所以也不用怕迷路,因為就只有一條大路而已。
島上一大片的草地,還有牛只在上面吃草,讓人心情也平靜了下來,我騎著車到一處空曠的地方,架好相機打算捕捉日落的景色,坐在草地上,眺望遠方的海面像是一張黃色和紅色的漸層紙,想到這樣的景色,我和玫君曾共渡過兩年快樂的時光,陽明山、竹子湖、淡水、白砂灣、基隆港、九份…都有我倆留下的足跡和剪影。
如今景色依舊、人事卻全非了……唉~越想越郁卒,不想也罷!
這裡的落日很特別,太陽像月餅裡,那顆紅透的蛋黃,特別的大,跟都市比起來真是好看多了!
晚餐後有人提議去夜游,一行人又浩浩蕩蕩的出發了,選了一塊比較高的空地,大家圍個圓圈一起說笑唱唱歌,當然不能免俗的也要合唱首「外婆的澎湖灣」,也有人帶了吉他來伴奏,氣氛很融洽,唱累了,就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這裡沒有光害,天空滿滿的都是星星,連銀河都看得到,有的人形容:「這裡的月亮像披薩,星星像貢丸」,大的嚇死人!
我旁邊躺的是好友阿良和小胖,他問怎麼我最近不太開心的樣子?
我平靜的跟他們說:「玫君和我分手了。」他們驚訝的問我:「怎麼會這樣?你們不是在一起兩年了?」有什麼辦法!我怎麼跟人家比,別人開著車在校門口等她,還隨手附上一束鮮花,再甜言蜜語的哄個幾句,當然就跟人走了!
我們只能騎個小機車,三不五時出去,還要忍受風吹日曬雨淋的,這年頭,西瓜都會偎大邊了,何況她又不是丑八怪,長得沒人要!
小胖說:「媽的!看不出來,她會是這樣現實的人,說真的,你要看開一點!」我已經看很開了,要不然船開到一半我早就跳海了,還能活生生的在這裡跟你們說話,小胖好心的騎了車出去,回來帶了幾罐啤酒,阿良說:「不用講太多啦!喝啦!喝啦!」雖然我不會喝酒的,但此刻的心情,讓我想狠狠的喝上幾口,喝起來苦苦的,倒蠻符合我現在的心情,阿良和小胖左一句、右一句的安慰著我。
那個靓靓好像也坐在不遠處,看著我們奇怪的Men’s talk這時候,才深深感受到朋友之間的友情。
夜深了,大家也打算回去了,我早已不勝酒力連走路都是歪的,最後由其它人載我回去,隔天的宿醉讓我的頭痛的要命,阿良、小胖似笑非笑的看著我,跟我說:「昨晚你艷福不淺喔!」我說那有?他們說昨晚是壯哥載我回去的,你還把壯哥抱的緊緊的。
我哩咧!一定是那個死阿志,搶著騎我的車,好逃出生天,趁我神智不清時,硬把我推下火坑。
這下梁子結大了,剛好我看到壯哥,趕緊不好意思的向她道聲:「昨天謝謝了!」她大掌往我肩頭上一拍,害我差點脫臼,她說:「沒關系啦!一定是失戀了,正常啦!」一大早昏昏沉沉的,我忍不住睡著了,船又往馬公本島開了回去。
第二天到今天下塌的飯店分配房間後,又上了游覽車准備去踏浪去了,大家都擦了一層厚厚的防曬油,以免被曬傷,穿上厚底膠鞋就我們的踏浪之旅。
一水還蠻淺的越走越深,有時還會深到腹部,加上水裡許多石頭都生了青苔,許多人一不小心,就咚的一聲滑下去,整身就濕了,還有人一不作二不休的,把別人也給拉下水,結果就有很多養眼的畫面,加上夏季穿的少,很多女生身材的曲線全都展露無遺,有些進展不錯的同學,都已經牽起女生的小手,相互扶持一起踏浪,真是令人羨慕!
如果此刻玫君能在我的身邊,我想我也是會很快樂的!
可惜和她的一切都已經過去了,我只能默默在旁看著大家的快樂。
我身負拍照的重責大任,一手提腳架,一手提著等會大家要喝的飲料,脖子上還掛著相機,夏日的太陽又接近中午的時分,酷熱的令人難以忍受,壯哥好心的幫我拿走一袋的飲料,讓我空出一只手比較好拍照,過不久,我看到那袋飲料輾轉到了阿志的手上,我看他這次是在劫難逃了他!
我把大家無意中的瞬間神情,都拍進相片裡,男女有的已經手牽手,有的比較不好意思,只是走的比較近,還有些對女生沒興趣的人,四處捉弄別人,我想這些會是以後最美的回憶,靓靓跟她一個好友走在一起,她今天穿著寬大的米色短褲,咖啡色白色相間的T恤,露出一截白晰的小腿,戴著遮陽的草帽,一路上都是她的好友在講話,她都沒動口,要不是之前她有跟我說話,我會以為她是個聾啞人士,實在是有夠靜的!
真不懂出來玩,干嘛擺著一張喪考妣的臉,弄得沒有男的敢接近她?
之後,阿良發現水裡好像有很多黑色的水參,他把水參捉起來到處去嚇別人,那水參一只大概都有三十公分以上,他把水參當成陽具,還幫它打手槍,弄得水參吐出白色的黏液,同學們都笑的東倒西歪,惹的有些女生直喊著:「你好下流喔!」他也不以為意,反正是出來玩,大家開心就好了,到後來,水參被他打到連腸子都吐出來,嚇得他趕緊把水參給放生了,當然又惹的大家哈哈大笑!
我當然也不會錯過,這些真實的鏡頭,完整的用底片給紀綠下來,後來浪也比較大了,大家就玩起跳浪的游戲,一波一波的浪花襲來,大伙也手拉著手連成一排,玩的不亦樂呼!
連靓靓也被拉下去一起玩,我捕捉到她微笑的神情,心頭也微之一震,她不是不會笑,只是不笑而已,說實話她的笑很天真、很迷人。
我對她越來越感興趣,也越來越好奇了,不自覺的快門也朝她多按了幾下。
不一會來了兩艘小舢舨,把我們全接到一艘大船上,船上有很多的救生員,上船後每人發一件救生衣、蛙鏡、呼吸管,就浮潛了,海底的世界令人流連忘返,絢麗的珊瑚礁,各種顏色的熱帶魚穿梭其中,夾雜著不時閃爍藍色的海水反光,我悠閒的漂浮著,此刻所有的壞心情也沉到海底去了!
我專心的看著海底的景色,漂著漂著,「叩」的一聲,頭不知到撞到什麼東西,抬頭一看,原來是撞到前面人的頭,昨天才被個冒失鬼撞個手破皮,傷口還沒好,碰到海水都還會刺痛,現在又被人撞到頭,我真是火大了!
痛的我馬上吞口而出「喂!你是不會小心一點喔!」一個披頭散發戴著蛙鏡的女鬼,出現在我面前,當她拿掉她的蛙鏡,才發現原來是靓靓,哇!我的形象毀了!她也痛得低著頭,不停揉著她的頭,還邊向我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還好我戴著蛙鏡,一時也看不出我是誰,我趁她還沒發現是我時,馬上掉頭游入人群中,當她抬起頭時,我早已不知去向了,留下她一臉疑惑的在原地,摸了摸頭,哇!腫了一個包,別人專門在種草莓的,我卻是在種粟子的,痛死我了!
我想這女的八字一定和我犯沖,命中帶煞,每次靠她太近都會有血光之災,還是離她遠一點比較好!
想是這樣想,可是身體就是犯賤不聽話的會自動靠過去。
晚上大家各自就在馬公市區裡逛逛,不想出去的就在飯店的交誼廳裡看看電視、聊天。
我和阿良、小胖到街上逛逛,先去藥局買了一瓶紅花油,晚上好把頭上包包揉消一點,手肘上的傷口也該處理了一下,後來陪他們穿梭在各家藝品店,挑選禮物送給家人或是女朋友,我也挑了一條,我認為很漂亮的心型文石項煉,沖動的買下來後,走出店外,看著精致的包裝,才驚覺到玫君已經跟我分手了,我買來是要送給誰?
這條漂亮的項煉,就這樣靜靜的躺在我漆黑的口袋裡,或許它會有重見天日的一天吧?
回到飯店後,我洗完澡在交誼廳看著電視,沒出去的同學早就串門子串到女生的房間裡去了,不時傳來打牌聲和男女的嘻笑聲,看來大家都打成一片了!
我向領隊拿來醫藥箱,想處理一下手肘的傷口,剛好靓靓也無聊的出來看電視,她一邊看電視,一邊看著我笨拙的清理傷口,她有點看不太下去了,走了過來對我說:「我來!」拿走我手上的棉球,蹲在沙發前,自顧自的清理起我的傷口,她不知道這個傷口是她的傑作!
我趁這時好好的端詳她,白白淨淨的臉龐,長而翹的睫毛眨啊眨的,微翹的紅唇,真的是「認真的女人最美」,她專心的神情讓我不禁看的入迷,她快速的包紮好傷口,她抬頭迎上我的目光,四目相接,一種異樣的情愫,彌漫在四周,彼此沉寂了五秒,她說了一聲「好了!」就逃開了,我跟她說了聲:「謝謝!」她紅著臉坐回沙發上,我走到她身後,雙手就在她頭上摸索了起來,她嚇了一跳轉過頭,生氣的問我干什麼?她以為我在對她毛手毛腳的!
我叫她不要亂動,果然也摸到她頭上的一個包包,我倒了些紅花油,輕輕的幫她推揉了起來,她有點舒服的問我:「你怎麼知道的?」我說:「根據牛頓第三運動定律,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她有點聽不懂的說:「什麼?」我跟她說:「我頭上也一個,這下總該懂了吧!傻瓜」她才知道,原來今天下午浮潛時,撞到的是我,她不好意思的又向我道歉,我說:「其實我也有錯,我也沒注意到,大家算扯平了!」其實我滿高興她的改變,至少她的個性不是真的冷冰冰!
她問我:「你…你…剛失戀?」我答了一聲:「嗯」她問為什麼:「我就把和玫君從相戀到分手的過程,很快的講一遍。」她聽的也入迷,我講完後她不發一語,一會兒,她幽幽的冒出一句:「我也和男友分手!」我體貼的問她:「想聊聊嗎?」她說和男友是在剛入學時認識的,男友是大她一屆同校的學長,長的斯斯文文的,在一起四年了,感情蠻穩定的,前陣子他生日,我為了要給他驚喜,故意跟他說我要准備考試,他的生日可能沒辦法跟他一起過,他有點失望的掛了電話,他生日的那一天,我翹了課,興沖沖的買了小蛋糕,到他家准備給他一個驚喜,我在他家門口,看到他的鞋子在,沒想到他已經在家了,我偷偷的走到他的房間前,「哇!」的一聲打開門,我真不敢相信我眼前看到的,結果是一對赤裸裸的男女驚慌的跳起來!
那女的還是和男友同班的學姊,男友急忙下床要我聽他解釋,我頭也不回的走了,臨走前我還把蛋糕丟向那對狗男女,後來他一直打電話到我家,還到我家門口等我,我就叫我爸接送我上下學,過幾天他也就死心了。
她生氣的問我:「你們男生都有這種劣根性嗎?耐不住寂寞,一定要找人上床嗎??」我回答她:「或許,看人吧!」聽她的口氣,她大概又要武裝起自己,變回那個冷冰冰的模樣了!
我跟她說:「我可沒做對不起你的事,可別把我算在內了!」我問她:「接下來還有三天,你打算繼續要這樣,不開心的玩下去嗎?」見她有點遲疑不說話,我大膽的向她提議說:「我們來玩一個游戲!」她有點好奇的問:「什麼游戲?」我說:「剩下這三天我們就假裝是一對情侶!」反正「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就這最後的三天而已,假期一結束,我們的關系也就結束了!你敢不敢啊?
她有點睹氣的說聲:「誰說我不敢!」話才說出口,才發現自己好像中計了!
我怕她反悔馬上說:「好!反悔的是烏龜喔!」我開心的拍拍她的頭說:「早點睡,明天才有體力玩!」我就回房去了,留下她有點反悔又不敢說的,留在原地,不久走道上就傳來我大聲的Yes!原來偶而當個壞男人,感覺也是不錯的。
第三天今天的行程全由我們自己規劃,導游去帶下一團了,所以我們一早就去租了機車,老實說這種出租的機車,性能不是很好,載個人跑起來,時速能到60公裡就謝天謝地了!
當同學們還在努力的抽鑰匙,我已經載著靓靓,熱著車等著他們了。
她今天看起來不像前兩天那樣死氣沉沉了,大概是因為昨天跟她聊了很多,比較熟了!
她穿著米色的八分褲,配上水藍色的細肩帶小可愛,看起來很有夏天的氣息,我稱贊她:「“惦惦的”你蠻會穿衣服的!」她臭著一張臉說:「干嘛叫我“惦惦的”?」我說:「靓靓的台語不就是“惦惦”」她有點不情願的不想理我。
我笑她:「你該不會想當烏龜吧!」她回給我一個不情願的鬼臉,我開心的笑了幾聲!
我今天也是一身的休閒裝,腰上還綁了件薄外套,背著相機和腳架,一路上,我一直試著跟她聊天,想多認識她一點,她雖然不會很冷默,不過也感受的出來,不是很放的開,對我還存有戒心,可是偏偏我就喜歡這型的女生,不會三兩句就跟別人混的很熟,一下就被人牽著走了,像玫君一樣。
在和她聊天的過程中,我一直在解析她的個性,我的初步結論是:「她外表看起來漂亮,雖然給人的感覺有點冷漠,其實她的內心是個很單純的女生。」早上的行程是到【沙港】看海豚,大家買了幾桶魚喂海豚,她也開心的學人家拿了條小魚要去喂,結果被海豚換氣時噴出的水噴了她一身,我靜靜的在旁邊拍下她的一颦一笑,阿良和小胖跑來虧我,喂!阿噜,底片省著點不要一直拍女生!
回去若沒有我們的照片,我們就把你抓起來像阿志上次一樣…………。
想到上次大伙約唱歌,阿志放大家鳥,隔天放學五點多被抬到椰林大道上眾目睽睽的“阿噜巴”!
學校固定在水泥地上的夜景燈被“阿”到搖搖晃晃的,燈光忽明忽暗,好像風中殘燭一樣,大家阿噜巴!阿噜巴!的叫聲,加上阿志淒厲的慘叫聲,真像是人間煉獄!
聽說阿志三天走路都合不攏腿,想到就打冷顫!我才趕緊對著大家補拍了幾張好交差。
靓靓,濕了一身的走回來,我拿起面紙幫她擦了擦臉,安慰她說:「這邊的漁夫說,是美女才會被噴水,像我們這種人去,它會吐口水的!」她被我逗笑了,直推著我要去試看看,我說:「不是我不敢去,我是怕它吐口水,吐到脫水。」說說笑笑之間,她也比較了解我,比較沒戒心了,兩人距離又近了一些……。
接著又去【通梁古榕】一大片的榕樹氣根,交錯生長幾乎陽光都照不到地上,看起來有點陰森,到晚上一定很適合演倩女幽魂的。
一路上我們漸漸的有相同的話題:星座、血型……,聊的也滿開心的!
她說:「她生肖屬虎」,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機會和她相同。
她說:「她是射手座」,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機會和她相同。
她又說:「她是A型」,我有四分之一的機會和她相同。
她說:「她的的月亮星座是水瓶座」,我有十二分之一的機會和她相同。
當她說完她的介紹,我嚇了一跳,天底下會有如此巧合的事!
我算了算對她說:「如果我全都和你相同的機率是1/ 6912」就是說每6912個人當中,只有一個人會和你有相同的生肖、血型、星座、月亮星座。
我開玩笑的說:「真剛好,我都和你一樣!」她不信!直說我騙她,我深知射手座的人最禁不起「激將法」。
我說:「不信的話,來睹睹看!」她馬上滿口答應,她的贏面有99。98﹪我卻只有0.02% 那要睹什麼呢?她想了想說如果她贏,我今晚要請她吃宵夜!
那我說如果我贏,我要你一個吻!敢不敢?
她考慮了一會兒,好!誰怕誰!我就先跟她說我是幾年幾月幾號幾點出生的,待會經過書局去翻一下星座書,查月亮星座,果然我的月亮星座也是和她一樣,接下來,我拿出我的捐血卡和身份證,她算了算,哭喪著一張臉,你是故意的!
我說:「願睹服輸喔!」在書店裡,趁著沒人看到,她緊閉上眼嘟著嘴像只小章魚一樣,等著我親她,她直喊快點啦!免得被人看到!
我跟她說先欠著吧!我對一只章魚沒興趣,她才悻悻然的回到車上。
其實我也不太相信天底下有這麼剛好的事,不過緣分就是這麼的奇妙!
大家都已經在渡海大橋前等我們了,大家在大橋的拱門前拍照留念,繼續往【西台古堡】前進。
之前聽人說西台古堡沒什麼好玩的,裡面還有尿騷味!而且裡面沒什麼好拍的,我就自願留在外面,幫大家看車沒進去,她倒蠻想進去看看的,我跟她說:
「你告訴我,有那對情侶是老公走東,老婆走西的嗎?」她不情願的說了聲:「喔!」也陪我留了下來,惹得她的同學都在笑她見色忘義!
她對我說:「她的同學都在背後笑她像花癡一樣。」我對她說:「過了今天就只剩兩天而已,以後你就再也見不到我了,有什麼好怕的?」我外表說的潇灑,其實我內心更希望日子,能永遠停留在這三天內,不過這是不可能的!
過了中午都還沒吃飯,連我這鐵打的男生都快受不了了!更何況是憐弱的女生,我牽起她的手往路邊的攤販走了過去,她想掙脫我的大手,我又作弄她:
「你告訴我,有這種不牽手的情侶嗎?」她才像個小媳婦般,乖乖的讓我牽著。
到了攤販前我點了炒面和豬血湯、燙青菜………。
我問她:「“惦惦的”要吃嗎?」她大概是餓昏了,點頭如搗蒜!老板再來一份,問她要加辣嗎?她搖頭像個鈴鼓一樣,真可愛!
我以為我吃飯的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沒想到她也吃的不慢,她吃完還看著我說:「這麼熱的天氣,再來碗锉冰就更好了!」哇靠!看她瘦瘦的還這麼會吃,跟我有得比,真是「棋逢敵手拼高低,將遇良才展神通」好啊!二話不說馬上到下一攤吃锉冰,夏天吃锉冰真是一大享受!
吃完锉冰,來個飯後甜點!我想好久沒吃雞蛋糕,就去買個雞蛋糕來吃,沒想到她也搶著跟我吃,她說這是她最愛吃的零食,剛烤出來的雞蛋糕香噴噴的,每次看到人家在賣她就會去買,連最後一塊都是一人一半,我不禁佩服起她的食量,我們越來越像是一對真的情侶!
我覺得她的內心很單純、可愛,不會像有些女生故作矜持,做作到令人想嘔吐。
吃飽喝足了,坐在榕樹下乘涼、聊天,順便消化一下,她看到我皮夾裡和玫君的合照,她說:「你女朋友蠻漂亮的!」我感歎的說有什麼用“人美心壞”,反正都是過去式了!
我現在情願找個沒那麼漂亮的,但心地善良的女孩子。
過了很久,大家才走了出來,每個都是一副餓死鬼投胎的樣子,聽大家抱怨說:裡面像迷宮一樣,還有尿騷味,早知道就不進去了!
我和靓靓繼續聊天,等大家填飽肚子好上路。
下午的時間就到【西嶼】的海邊玩水,大家捉彈塗魚、寄居蟹、螃蟹,撿撿貝殼,夕陽的余晖下,她蹲在砂灘上專心的尋找著貝殼,她專心的神情總是如此的美麗,我調好相機的角度,喊了聲:「“惦惦的”」她回過頭,我捕捉下她瞬間的神情,那應該會是張她蹲坐在砂灘上,手持著貝殼,長發隨風飄逸,有點疑惑的表情!
她說:「要拍也不早講,把人家拍成丑八怪你要負責喔!」還有一個同學阿達,說要去海裡潛水,結果潛到天色都黑了還沒上岸,把大家嚇了一身冷汗,我們就像招魂一樣,在海邊一直叫他,結果找了半天都還找不到,害我們差點要去報警!
原來他早就上岸了,在上面等我們,晚餐就在西嶼吃海鮮大餐,吃完才回去飯店,太陽一下山後,海邊晚上氣溫降的很快,我們又想快點回到飯店,所以也騎的有點快,我發現後座的她,已經冷得發抖了,我停了下來,把自已身上的薄外套脫下來要給她穿,她客氣的說不用,我穿就好了,她說:「有我在前面擋風,她在後面不會很冷。」我騎機車這麼久了,後面的人會不會冷,我會不知道?看來我只好裝壞人了!
我大聲的凶她:「叫你外套穿上就穿上,再啰嗦,你就自己走回飯店去!」她嚇到了,乖乖的穿上外套,我不是真的要凶她,但如果不這麼做的話,依她的個性她是不會穿上的。
其實那外套是不透風的,所以穿起來至少身體比較暖和不會那麼冷,脫下外套後,我只剩一件露背T恤,反而是我【首發115252】忍不住的發抖,澎湖的日夜溫差實在是太大了,加上冰冷的海風吹拂之下,我凍的連鼻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一直努力想克制自己的顫抖,免得被她笑“英雄變狗熊”!
突然她雙手抱住我的腰,將整個身體緊靠在我的背上,一股暖流流進我的心中,我說的不是那種女生胸部碰觸的感覺,而是她知道我很冷,那種體貼的心意!
我沒有對她說什麼,畢竟我們只是假的情侶,旅行結束一切也就跟著結束了!
漸漸的我也不再覺得那麼的冷,一方面也是快進入市區,回到飯店後,很多人嘴唇都凍成紫色的,怪恐怖的!
她脫下外套還給了我,感激的說:「謝謝你!都是我沒帶外套,害你冷的要死,對不起!」,說完她就上樓去拿自己的外套,我穿著還留有她余溫的外套,心裡也暖和了不少!
聽飯店櫃台人員說:「今晚廟口有廟會,可以去看看。」晚上我們大家就去看廟會,我們在台下津津有味的看著野台戲,我和“惦惦的”坐著小板凳,身旁免不了幾包的鹵味、鹹酥雞、蜜餞、珍珠奶茶……。
我坐在她的身後,自從剛才的事後,她變得很信任我,幾乎是靠在我的胸膛上,當她看戲看的入迷時,我還得三不五時喂她吃東西、拿奶茶給她喝。
她後來發現了,覺得很不好意思,說她自已拿就可以了。
我又拿出我的口頭禅:「你告訴我,那對情侶是這樣各吃各的?」她知道我在跟她開玩笑,她也就繼續享受,「茶來吸一口、飯來吃一口」的服務。
其實能夠這樣的疼她、照顧她,我心裡比她更快樂!
散場後,施放煙火,我和她在絢爛的煙火下,手牽手散步的走回飯店,她問我:「你對女生都這麼好嗎?」我說:「只有女朋友而已。」我不知道別人是怎麼想的,我的觀念是:「女朋友是交來疼的,老婆是娶來寵的。」她有點憂郁,淡淡的說:「以後你的女朋友一定會很快樂,老婆一定很幸福的!」我有點想說:「真希望你是我的女朋友!」不過還是忍了下來。
氣氛就這樣凝重了起來,她想轉移話題,輕松的問我:「明天要去那裡玩?」我說:「大概是風櫃、山水、鯨魚洞,可能會去玩水吧!」轉眼間已經回到了飯店,送她到房門口,我親了她額頭一下,她說了聲晚安就落寞的進房去了。
第四天早上遇見她,穿件黃色的T恤,中間印了一個大大的紅唇印,下半身穿了件黑色的緊身熱褲,不像昨晚有點哀傷的樣子,主動的向我說早安!
令我眼睛一亮,忍不住對她說:「“惦惦的”你今天吃錯藥了喔?」她說:「你不喜歡喔?那我去換一件。」我說:「不用了,我是開玩笑的,你的腿很漂亮!」你快把其它女生都比下去了,她紅了臉說:「真的嗎?」我越來越喜歡她這樣的單純、不做作!
領隊喊著要出發了,我們也趕緊下去集合了,有的同學也對著她吆喝:「水喔!辣喔!」阿噜,這個贊喔!
弄得她怪不好意思的,我跟她說:「說你很漂亮還不信!」我們就騎著車往【鯨魚洞】出發,今天她就很主動的摟著我,我也很開心她的改變,鯨魚洞是個被海水浸蝕的地形,她要我幫她多拍幾張照以後留作紀念,接下來要到【風櫃】聽濤,沿途都是一大片的天人菊,景色很美,大家停了下來各自拍照,我也立了腳架,設定自拍器來拍一張我們兩人的合照,我們站在天人菊的花叢間,我摟著她,當快要拍的時候,我在她耳邊叫了聲:「靓靓!」她轉過頭看我,我就吻上她的唇,喀嚓的一聲,就把這一幕拍了進去,我跟她說:
「不淮生氣喔!這是你欠我的一個吻喔!」她紅著臉跑了開,我收了腳架也跟了上去,不曉得是不是害羞?一路上她就靜靜的。
到了風櫃,它的構造就像是個鼓風爐,潮水從巖石側面的裂縫灌進去,從上面的開口沖出來,形成一條壯觀的水柱,拍完照大家在旁邊的礁岸捉螃蟹、撿貝殼。
下午到了【山水】是個可以戲水的沙灘,大家幾乎都下水去玩,除了我要拍照以外,有的女生拿著塑膠袋提海水,在沙灘上玩堆沙,後來大家玩水玩累了,也都上岸一起堆沙,大家堆出一個大型的鹹蛋超人,大家都在鹹蛋超人的四周,擺出各種奇怪的姿勢,靓靓也學別人擺了些怪姿勢,害我邊拍邊笑,拍了一堆好笑的照片,大家還把小胖埋到沙裡去只留顆頭在上面,還幫他隆乳,隆的一邊像大竹筍,一邊像顆茶葉蛋,惹得大家哈哈大笑,還有人幫他做了根十寸超大的陽具,蛋蛋像包子一樣大,他非常的滿意,後來阿達走過來,一腳把陽具踩扁,大笑:「有雞無人、有人無雞!」阿良也來湊熱鬧,往小胖的蛋蛋踩下去,大叫:「蛋在人在、蛋破人亡!」小胖跳了起來,左手和右手各夾住了阿良和阿達的頭,一起沖向海裡,大喊:「還我的雞~蛋來!」我都把這些爆笑的鏡頭全拍進去,後來大家看到我的身上還是乾的,就把搶了我的相機放到旁邊後,我就被大家像抬豬公般的扔到海裡去,後來大家輪流猜拳,輸的人就被扔到海裡去,結果有次靓靓猜輸了,大家追著她要抓她下海,她跑過來我這裡,要我救她!好像真的把我當成她的男朋友。
我說:「這麼多人,我救不了你,最多我陪你下海!」我們兩個就一起被丟下去海了,換我輸的時候,我也要求她陪我下海。
玩到天色快暗了,大家收拾東西才回去,和靓靓也越來越親密了。
回到飯店後大家先去洗個澡,把滿身的海水、沙子洗乾淨,換上乾淨的衣服再集合,靓靓她換上紫色的短袖上衣,黑白細格子的長裙,看起來有點成熟的味道。
大家吃完飯後有人提議去唱KTV,因為人太多人,就分成兩個包廂,靓靓點了首「EndlessLove」她說這是她最喜歡的歌,我拿起麥克風准備要跟她對唱,她很懷疑的問我:「你真的會唱嗎?」我說:「待會就知道!」當音樂旋律響起……唱完KYV後,散步在街上,她很懷疑的問我:「你不是只會攝影嗎?」我說:「平常我也很喜歡聽英文情歌,只是不太敢唱而已。」她開玩笑說:「看不出來你還蠻有內涵的,不是只會騙女孩子而已!」我嚴重抗議:「原來我在你心中,竟然只是個專門騙女孩的人!」她天真的說:「對啊!」我作勢要捉她,她就笑著跑給我追,我們就像一對情侶般打打鬧鬧的……。
後來,她要我陪她去逛街,她要買禮物帶回去送人,到了一家藝品店,她問我送男生什麼比較好?
反正澎湖出產的,能送人的大概就只有各種的石頭吧!
我說:「戒指吧!」那以你男生的觀點那個比較好,我想她大概是要送她前男友吧!
我不知道在吃誰的醋?故意挑個又黑又丑的黑膽石戒指,而且那種戒指戴久了,還會漸漸的沒有光芒,想不到她就真的聽我的建議,買了那個戒指。
回到飯店後,因為這是最後的一晚,很多人都不會乖乖的睡覺,大概都會玩到天亮,隔天在飛機上再睡。
靓靓的那間房裡有些同學在玩牌很吵,她沒辦法睡,其它女同學的房裡也是一樣,不得已就跑來問我,房裡有沒有空位?
我說其它人還沒回來,你先睡吧!
每一間房都是四人房,有兩張雙人床,我們這間只有睡三人,就我和小胖、阿良而已,過了一會兒,阿良回來了,看到一個女生躺在床上睡覺,馬上說聲:
真對不起!就走了出去,過一會兒又走了進來,喃喃自語的說:「奇怪!我沒走錯間啊!」那時候,我因為唱歌流了一身汗,回來就去沖一下涼,我才剛從浴室走出來,阿良就問我那是誰睡在床上?
我說是靓靓,她嫌她們房間打牌太吵,剛好我們也空一張床就給她睡了,阿良說:「我今晚不回來睡了,我去阿達那打麻將,我一定要讓他輸到脫褲子!」他問我房間鑰匙是在我這裡,還是小胖那裡?我說在我這裡,他說那就好!
臨走前還開玩笑的跟我說:「該戴的東西要戴喔!不要弄出人命來!」剛好小胖也回來了,直說:「今天好累!想睡覺了!」阿良一把就把他架了出去,順便把門帶上。
走道上隱約傳來阿良的聲音:「你是豬喔!去別間睡,想當人家的電燈泡喔!」沒想到靓靓還沒睡著,她都聽到剛才的對話,她笑著說:「你同學真是有趣!」我說:「同學四年了,大家處的還不錯,又住得近就變死黨了。」她故作輕松的說:「日子過的好快,明天就要回去了。」一想到明天就是假期的最後一天,兩人不免有點不知該說些什麼?
她說:「明天就要走了,陪我聊聊天好嗎?」我起身坐到她的身旁,兩人沉默了一下,她低著頭說:「謝謝你這幾天對我的好,有時甚至比我的男友對我還好,我會把這些美好回憶放在心裡最深處的,也祝福你和你女友早日復合!」聽著她靜靜的說著,我心想這兩年來和玫君在一起,玫君從沒對我說過類似的話,好像我為她所作的一切都是應該的!其實我也很渴望玫君的回應或是回饋。
而靓靓只不過和我真正在一起幾天而已,卻懂得情人間的相處是要互相的付出和心存感謝。
如果我能早點認識靓靓的話,或許我就不用走這麼多的冤枉路,現在應該會和她過的很快樂吧!
我強忍著心中的不捨,「我也要謝謝你,陪我走過失戀的陰霾,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很快樂,我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真愛!」在我尚未說完,她已經掉眼淚了,我把她摟入懷裡,緊緊的抱著她,她主動的吻上我的唇,我也輕輕的吻著她,此時說再多安慰的話,也不如一個吻來的真實。
她的雙手將我的上衣鈕扣一顆一顆的解開,最後脫掉我的上衣,我喘著氣,嘴巴離開她的唇,跟她說:「現在喊停還來的及!我不希望以後你後悔!」她眼眶泛著淚光,吸著鼻子,勉強擠出一個微笑,學我的口氣說話:「你告訴我,有那對情侶是不做愛的?」她身上只有一件單薄的白色連身睡衣,我隔著衣物撫摸著她的胸部,引起她「嗯……嗯……喔……嗯……喔………」的一陣呻吟。
我將她的睡衣由下向上的整件脫掉,只剩下粉紅色的胸罩和內褲,我隔著胸罩愛撫著她的乳房,繼續吻著她的紅唇,咨意的吸吮她唇齒間的芬芳。
我解開了她胸罩的扣子,尖挺白晰的胸部蹦了出來!
她雖然只有B罩杯而已,但乳型相當美,我雙手覆上她的酥胸,輕輕的揉握。
她被我吻住了雙唇只能「嗯……嗯……嗯……嗯……嗯……」表達她的舒服,我的吻漸漸的往下移到她敏感的脖子,雙手輕輕的夾弄她的乳頭,她「喔………喔……嗯…嗯……喔……喔……」的呻吟著,她解開我的皮帶,我配合她褪下我的長褲及內褲,她主動愛撫起我的陽具,她小手溫柔的套弄起我的陽具,我也對她性感的三角地帶愛撫起來,扯下她粉紅色的三角褲,我的中指深陷在她豐腴的陰唇間,規律的上下游移,惹得她嬌聲連連「喔………好舒服……嗯……喔……好美…的感覺……喔………」原本不是很濕的陰唇,漸漸的流出透明的愛液,愛撫起來更加的剌激,我對著她的陰核快速的壓按數十下,她的叫聲也越來越大,「喔……喔……太快了……喔……我會受不了……喔……喔……」我跪在床邊把她的腳扳開成八字形,放在我的肩上,我的頭埋入她的雙腿間,雙手也在她的雙峰上對著小乳頭輕捏、拉、按、揉,嘴巴吸吮著她的愛液,舌頭舔著小陰唇,弄得她快喘不過氣,雙手拼命的把我頭往陰部壓,「喔……小乳頭……好爽……喔……喔……舔太快了………喔……喔……」再來舌頭轉移目標,對著她早已腫成豆子般的陰核挑弄起來,「喔……那裡不行……喔……喔……我會受不了……喔……喔……」原來刺激陰核是她的致命傷,我就專門對她的陰核進攻,一陣又吸又舔又含,最後將舌頭伸入她紅嫩的穴口挑弄,手指拼命揉著她的陰核,她不一會兒「喔……喔……不行了……喔……快出來了……喔……喔……我要出來了……喔……」一陣短暫的顫抖,她像洩了氣的皮球,無力的喘息著,穴口充斥著她剛流出的愛液,我拿出放在皮夾裡的保險套,打算要提槍上陣了,她起身說:「你躺好,休息一下,我來幫你戴!」她一手接過保險套卻不急著打開,她用手套弄著我硬挺的陽具,害羞的對我微微笑,她突然張開櫻桃小口將龜頭含了進去,我驚訝的對她說:「其實你不必這樣做,並不是每個女生都必須這樣做的!」她嘴巴吐出龜頭還牽了一條細絲的口水說:「可是我想為你做!」說完,她的小嘴又努力挑逗我的陽具,她專心的神情,令我覺得能讓她含弄真是一種滿足,我閉上眼享受她的小嘴帶給我的快感,她一手快速套弄著陽具根部,一手輕輕撫弄著陰囊,小嘴含住陽具快速的吸吮,舌頭在龜頭上打轉,我已經快到射精的臨界點,她停了下來,打開保險套將套子含進嘴裡,用嘴巴幫我戴上,看的我更加的興奮!
她雙腳張開跨坐在我的大腿上,扶著已經硬挺的陽具對准她濕潤的小穴口,她腰一沉,陽具慢慢的滑入陰道中,她的小穴肉緊緊的吸住了龜頭,當整只陽具沒入小穴時,她忍不住呻吟了出來「喔……喔……好……粗………喔……喔……」她慢慢的扭動腰,讓陽具在小穴內前後的滑動,她主動的握起我的大手愛撫著她的酥胸,她問我喜歡嗎?我點點頭!
過了一會兒,她有點累,趴了下來抱著我的頭,對著我的唇一陣狂吻,「嗯……嗯……嗯……好舒服……嗯……嗯……肉棒……好硬……喔……」腰也加速的抽送起來,陽具變成上下抽插著她的嫩穴,我雙手按著她的臀部,讓她每次的下沉都插到底才讓她抽出來,她的腰動的越來越快,我按住她臀部的手也越來越用力,啪…啪…啪…不絕於耳的交合聲讓她更興奮,她的喘息也越來越大聲,她在我耳邊「啊……啊……小穴……會被搞死……啊……啊……」激烈的叫著。
「啊……我會不行的……啊……啊……肉棒……頂死我了……啊……啊……」「啊……啊……快不行了……啊……太快了……啊……要去了……啊………」她摒住呼吸,小穴突然一緊,約過五秒,她陰道內傳來一陣痙癵,她松了一大口氣,劇烈的喘息著,龜頭上傳來一股熱流,穴肉劇烈的收縮著按摩著我的陽具,她又高潮了!
她張著迷蒙的眼神、酡紅的雙頰跟我說:「我不行了,我只會這樣而已!」我疼惜的吻了她一下,將陽具抽出她的身體,讓她趴在床上屁股朝上,把她的雙腿張開成八字型,她的小穴微張閃爍著晶瑩的水滴,粉紅色的穴肉依稀可見,我提起陽具,送入她滿是愛液的小穴中,扶著她的腰輕輕的抽送起來,適應了她的小穴,漸漸的我也加快速度,用力的撞擊她的屁股,陽具每一下都沒入小穴中,一,她還能配合我「啊……啊……啊……好舒服……啊……好爽……喔……」的叫起來。
到後來,她受不了這種剌激,已經叫不出來了,只能雙手死命的捉緊床單,有點痛苦的樣子。
她大概真的是受不了了,我抽出陽具將她放在床上面對我,她好像有點累了,她不像玫君那麼有經驗,我若是再不高潮,她真的會被我插到昏過去,將她白晰的雙腿放在我的肩上,我重新提起陽具插入小穴,雙手撐著床,腰部就猛烈沖刺起來,她緊閉著雙眼,一手捉著我的胳膊,一手緊捉著床單,陽具次次見底,龜頭頂到她的子宮頸口,她失神狂亂的叫著:「啊……啊……太刺激了……啊……啊……太深了……啊……」「啊……求求你……啊……饒了我……啊……啊……求…求……你……」「啊……啊……救命啊……啊……我會爽死……啊……啊……」「啊………啊……不要了………我不要了………啊……啊……放過我吧………」「求求你住手……啊……我真的不要了………啊………我會死掉…啊…啊…啊……啊……」劇烈的抽送再伴隨著她的淫叫聲,我再也忍受不住,陽具往前用力頂進小穴底,她又是一陣痙癵,一波波的陰精澆在我的龜頭上,我爽到閉上眼,覺得馬眼一松,一陣濃熱的精液持續射出,這一次我覺得射了好久,我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等回神後把保險套取下,哇!我從沒射過這麼多,她已經失神到有點昏過去了,我拿起衛生紙低頭幫她清理擦拭起來,沒想到,她的兩片大陰唇又紅又腫到合不起來了,小穴口也被撐大,穴肉都看得很清楚!
愛液沾滿了整個外陰部,床單上還留下一小灘的小水漬,我擦拭乾淨後,幫她穿上內褲,親了她一下,她有點醒了,虛弱的抱著我溫存了一會兒。
她輕撫著我胳膊上被她抓傷的抓痕,對我說:「對不起!還會痛嗎?」我搖搖頭。
她小聲的問我:「你會想知道,你是我第幾個男人嗎?」我笑笑的反問她:「那你想知道,你是我第幾個女人嗎?」她搖搖頭說:「我不想知道!」我問她:「那你干嘛,問這個傻問題?」她說:「你們男人不都很在意嗎?我從前的男友就問過我。」我跟她說:「我們都玩過愛情游戲,在一起的時候,彼此真心付出就好了,其它的事就不重要了!」她有點感動的,抱我更緊,她問我:「過了明天後,你還會記得我嗎?」我說:「會」她靜靜的閉上眼,纖細的手指在我的胸膛上寫下:SECOND。
我看出她想告訴我,我是她第二個男人,我握住她的手跟她說:「那不重要!」她滿足的在我溫暖的懷抱中睡去,她眼角一滴濕熱的液體,像流星般劃過我的胸膛。
從前和玫君做愛時,我滿腦子就想著要占有她、征服她、搞死她,讓她以後離不開我!
但現在和靓靓做愛時,我卻是想著要如何疼惜她,愛她,縱使以後我再也見不到她。
她臉靠在我的胸膛上,一手抱著我,一只腳跨在我身上,好像把我當成抱枕一般。
看著她均勻的呼吸,她天真、單純的模樣,真希望能永遠像這樣呵護著她!
如果她真是我女朋友的話,我一定會好好疼惜她,只可惜現實中她不是。
明天,當飛機飛回台北時,我們又會是兩個國度的人了,她或許會回到男友的身邊,或許會在人海中遇到真正愛她的人,我是真心的祝福她,雖然我很想成為那個幸運的人!
一看表晚上十點多了,我臨時想到一件事,趕緊穿好衣服上街去,過一會,才又回來摟著靓靓睡去。
第五天隔天,當我醒來枕邊已空無一人,靓靓已經回去了,我盥洗一番趕緊上街去,看到靓靓從飯店旁的藝品店走出來,我問她:「早啊!買東西?」她神情緊張的點了點頭「嗯!」,快步的走回飯店去,我走入藝品店,向老板取回我昨晚送來的項煉,只是上面多刻了一個小小的「靓」字。
今天早上的行程是去【天後宮】,因為是最後一天的行程,所以行李也都帶在身上,到了天後宮除了參觀古蹟、順便讓大家買買特產、名產帶回家,靓靓穿著灰色的短襯衫,黑色的長褲,是代表今天她憂郁的心情嗎?
我們都很有默契的,沒提起昨晚意外發生的事,一路上,我們也不像前幾天那麼有話說,就一直讓這種離別的哀傷氣氛,充斥在空氣中。
快中午時,坐船到澎湖本島北方的一個小島【險礁】,這是我們最後的一站,大家就只有拍拍照、看看海鷗而已,大概也都玩累了,沒人下水去玩,有些女生拿起小玻璃瓶,把砂子裝進去瓶中帶回去做紀念。
轉眼間,已經到了馬公機場,我跟靓靓說:「等一下會坐很久的飛機,最好先去上一下廁所!」我先幫你看著東西,她說:「那麻煩你了!」就去上廁所了。
我趁著她上廁所的空檔,用最快的速度,把那條刻著「靓」的心型文石項煉放入她的行李中。
等她回來後,我也去上了一下廁所。
在飛機上,我一直想著等會兒要跟她說些什麼?
沒想到,飛機一下子就已經到達台北了,看著她和同學離去的背影,我最後一次叫她“惦惦的”!她回頭說:「什麼事?」我說:「再……保重!」她說:「你也是!」說「再見」不見得就能再見面,倒不如不說的好!
走出機場,回到現實中,畢業旅行的浪漫邂逅就這樣結束了,故事也就這樣結束了……………………嗎?
一星期後回到家中,我把幾天換下來的衣服,全倒進洗衣機裡,接下來的日子,就忙著洗照片將照片分類,分別寄給通訊錄上的人,收到的信件也都是要求加洗照片的人,卻都一直沒有她的來信!
我常會想起那天,游戲的……。
「我們來玩一個游戲!」「什麼游戲?」「剩下這三天我們就假裝是一對情侶!」反正「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就這最後的三天而已,假期一結束,我們的關系也就結束了!你敢不敢啊?
「誰說我不敢!」「好!反悔的是烏龜喔!」雖然當時只是個游戲,但游戲結束時,我似乎輸掉了我的心……。
我只能安慰自己:或許她已經和男友復合了,早已忘了我吧!
其實回來的頭幾天有時做夢還會夢到她。
我把所有有她的照片都加洗了一份,才發現我們的合照就只有一張,就是在天人菊田裡我吻她的那一張,除了這張以外,其它的我都寄給了她,這張就算是我的珍藏吧!
我把以前和玫君的所有照片全丟掉,皮夾裡的照片換上和靓靓的合照,只不過是反過來放,背面朝上,免得我常常看到,會忍不住想起她!
也不敢聽英文情歌,怕不小心去聽到Endlesslove這首歌,會讓我想起和她相處的片段。
It must been love butit’sover now。
兩個月後轉眼又要開學了,我已經漸漸的不再常常想起那個曾叫她“惦惦的”的女生了。
我把袋子裡的雜物清一清,打算把袋子洗一洗,上課時剛好可以用來裝書,從裡面清出面紙、筆、太陽眼鏡、底片盒………。
要丟到洗衣機裡時,摸到底部鼓鼓、重重的,好像還有東西?
夾層的拉鏈打開一看,是個小玻璃罐裡面裝了八份滿的砂子,這不是那天女生在裝的砂子?
裡面還有一張紙條,我好奇的打開罐子小心的取出紙條,上面字跡涓秀的寫著幾個字:「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靓19950630」老天啊!你是要懲罰我是不是?好不容易我才勉強自己,快要淡忘掉她了!
我把紙條放回玻璃罐中,拼命把罐子塞到抽屜的最裡面,眼不見為淨!
過幾天開學了,有的同學真的和女生成了男女朋友,阿良和小胖問我:「阿噜,你和那個“惦惦的”進展怎樣了?」我把事情的始末告訴他們,他們開玩笑的說:「你怎麼那麼悲情啊?」後來,他們常常三不五時的跟我開玩笑,在走廊上大喊:「阿噜,快出來啦!
惦惦的”來找你了!」結果都是空歡喜一場,久而久之,我也被虧的習慣了!
又過了一陣子,有天下課後,阿良跑來跟我說:「阿噜,你那個前女友玫君,在科館前等你!」我問他真的還是假的:「真的啦!你下去就知道了。」我半信半疑的走了下去,真的是玫君!
再見到她,我的心情沒有多大的起伏,她沒有變,還是像以前一樣的漂亮。
我問她:「有事嗎?」她說:「沒什麼,你過的好不好?」我說:「普普通通啦!」她好像一直在觀察我的神情。
她裝可憐的說:「我過的不好,和你分手後我就常常想起你,好懷念我們以前共有的時光,我才發現,其實我真離不開你…………。」她謹慎的問:「你有交女朋友嗎?」我搖搖頭沒說什麼。
她表情有點竊喜的說:「讓我們再重新好嗎?」她主動的牽起我的手。
如果是以前的我,或許會傻傻的答應,但自從去了一趟畢業旅行回來後,使我對於感情的事,有了更成熟的認知和想法。
如果她真的很想和我復合,早兩個月前就可以找我了,何必等到現在。
一定是被馬騎爛了被甩了,想回來先找驢子騎,有機會再找更好的馬。
我心想:「媽的!你真的當我是白癡啊!還想再給我一次綠雲罩頂!」我外表平靜的對她說:「自從分手後,有些話我放在心裡,一直很想告訴你。」她滿心期待我接下來要說的話。
我用我最大的分貝說出來,我想跟你說的是:「去死吧!你個賤女人!」大聲到連樓上都聽得到。
我們班的走廊已經擠了一些同學在看熱鬧,紛紛拍手,鼓掌叫好:阿噜!水喔!有氣魄!我欣賞你!
說完,我厭惡的撥開她的手,走上樓梯就回教室去,她氣的臉都快綠了,抬頭瞪了我們班上同學一眼,跺了一下腳,就往校門口走去,同學還在上面故意學她跺腳:「人家不來了!」她氣的狂奔出校園。
回到家後,除了有種報復的快感外,不可否認還有落寞的空虛感。
聽著CD,不知不覺的翻著翻著就把小玻璃罐拿出來把玩,看著小紙條發呆,「系我一生心、負你千行淚——靓19950630」署名的日期是假期的最後一天。
(我的心注定一輩子為此牽掛,又要辜負你流不盡的眼淚。)我想那時,她是喜歡我的!
不知道她現在過的好嗎?我無聊的把玻璃罐裡的砂子當海水般的搖來搖去,才發現砂子堆裡有個不太像是石頭的東西,拿了出來一看,是一枚很眼熟的黑膽石戒指,我不敢相信的看著那枚戒指,呆住了好久!
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那天她是要買來送給我的,難怪會徵詢我的意見,我還很壞心的,故意挑了一個又黑又丑的,結果最後它還是回到了我手裡。
我看到戒指內面用毫刻,刻了一些字,才想到那天早上看到她從藝品店走出來,原來是去戒指上刻字好送給我,我注意的看上面,刻的是一些英文字:
END LESS LOVE FORM。B。LENDLESSLOVE是無盡的愛,但我一直在想M。B。L是什麼意思?
不是我名字的縮寫,也不是我的綽號,想了半天還是想不出來。
隔天我去問阿良和小胖,阿良說:「依我的經驗M。B。L應該是萬寶路!」我說:「去你的,虧你想的出來,我又不抽煙!」何況她送給萬寶路干嘛?
小胖說:「這一定是她不好意思寫出來,或是怕被雕刻師傅看到的東西,才會用英文縮寫來表達。」我說:「不錯喔,分析的有道理!」我們拼命的聯想。
過一會兒,小胖大叫一聲說:「我解出來了!我分析給你們聽。」M是MAN,B是BIRD,L是LONG,合起來就是MANBIRDLONG她稱贊你雞雞長!
你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她才沒那麼低級咧!
阿良說:「戒指應該是送給情人或是愛人!」所以L應該是LOVER那M不是ME就是MY,既然在前面應該就是MY了,只剩下B了。
小胖說B應該就是BIRD了,這樣翻譯起來就很清楚了,MYBIRDLOVER就是“我的炮友”。
我和阿良先把小胖K了一頓,不是雞雞長就是炮友!媽的,滿腦子黃色思想!
那個正常的女孩子會刻個炮友送給別人,不要以為每個人都像你一樣低級,小胖怕被K不敢再講話了。
我說那B應該就是BEST這樣翻起來就對了!原來是“我的最愛”。
阿良說:「阿噜,這個女孩子不錯!有機會要追起來。」我說:「她大概已經和前男友復合了,或是有新的男友了。」戒指我實在捨不得戴,聽人家說紅色的繩子代表姻緣,我就用一條紅色的中國繩把戒指綁在背包上。
為了怕刮傷,我還把戒指塞進背包的小袋子裡,期望有天還能再遇見她。
開學也過一個月了,星期五的放學後騎著車回家,每當經過她的學校附近賣雞蛋糕的攤販,我就會騎慢一點,期待會有她的身影出現,只是每次總是懷著失望的心情回家!
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懷念起雞蛋糕的味道,我沖動的騎到攤販前跟他買了滿滿的一包後,就從巷道裡騎了出去,迎面遇到一個女孩子,是她嗎?我有點不敢確定!朝她多看了幾眼,沒想到,真的是讓我魂牽夢萦的靓靓!她好像正要去坐公車回家,還是一頭漂亮的長發,穿著輕松的便服,沒什麼表情的走著。
我慢慢的騎過去,在她身旁問她:「小姐,要吃雞蛋糕嗎?」她嚇了一跳,轉頭罵了我一聲“變態”!
大概是因為我戴著安全帽,她看不出來我的長相,以為我是無聊男子吧!
接著她就一直往前跑去,我騎車追了上去,我在她背後大聲的說:「你告訴我,有那對情侶是這樣各自回家的?」她越跑越慢,最後停了下來,轉頭看著我,我也脫下安全帽,她終於認出是我,她很高興的說:「你怎麼會在這裡?」我說:「沒想到我在你心中,除了是個專門騙女孩的人外,最近還昇格成變態了!」她急著辯解:「不是的!我真的不知道是你,我不是故意的……。」她還是那樣的天真!常常會分不清,人家是在對她說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我問她:「急著回家嗎?」她用力的搖搖頭,我問她:「有空陪我走一走嗎?」她笑笑的回答:「好啊!」從行李箱拿出另一頂安全帽給她戴上,順便把熱呼呼的雞蛋糕遞給她,她開心的吃著,遇到紅燈時她也會喂我一個,結果大半包都被她吃完了。
我載她到陽明山文化校區附近,和她並坐在一起看華燈初上的台北夜景,見不到她時,一直很想她,見到她時,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正是此刻心情的寫照!
有點不知該說些什麼?只能閒聊一些最近好不好?學校課業緊不緊?………的話題。
其實真正想問的卻又是不敢問!
最後鼓起勇氣,我不敢直視的問她:「你男友有來找過你嗎?」她說:「沒有,聽說他畢業後去當兵了。」還好,還有機會!我就大膽的直接問了:「那…那你現在有喜歡的人嗎?」她咬了咬嘴唇,點了一下頭。
唉~我的滿心期待全落空了,感到幸福在揮手向我道別了!
我沮喪的說「那…先祝你成功!」她淡淡的說了聲:「謝謝!」她問我:「那你呢?」我說:「前陣子女友有來找我復合。」那你怎麼說?她有點緊張的問我,我說你不會想知道的。
她說:「你說啦!我真的想知道。」你真的要聽?「對啦!你快說啦!」我大聲的說:「去死吧!你個賤女人!」,發洩後彷佛我也比較能釋懷,她已有喜歡的人了。
她笑了出來!她說:「你怎麼那麼壞心?」我說:「她又不是真心的愛我,況且我也不喜歡她了!」她注意著我的手,看到我手上並沒有任何的戒指,她的神情有點怪怪的問我:「送你的禮物喜歡嗎?」我不知道為什麼,有作弄她的沖動!
我說那玻璃罐擺在書桌上很好看,蠻喜歡的!
「那玻璃罐裡的東西?」她略顯緊張的問我。
我騙她說:「你說的是紙條啊!我有拿出來,結果不小心弄丟了」她神情有點落寞!
她失望的問:「那裡面還有的東西呢?」我故意裝傻:「什麼東西?」她臉上有點受傷的表情,生氣的說:「就是戒指啦!」我說:「那個戒指蠻漂亮的,不過你怎麼刻個M。B。L我又看不懂,我同學很喜歡我就給他了。」她急著快哭出來的說:「那是我…我…就說不下去了。」我問她:「是什麼?」她說:「那是我…我…我刻錯了!」我也不是故意要這樣刺傷她,我就是控制不住滿心的妒意,我真的很忌妒她心裡喜歡的那個人!
過一會兒,她神情冰冷的說:「有點晚了,我想回去了!」我就載著她,照她所說的路,載她到她家的巷口,一路上兩人都沒有再說話。
過了這一段時間,我也比較冷靜了,陪她走了一段路快到她家,我停了下來面對她,我向她道歉:「剛才我是故意惹你生氣的,其實我真的很喜歡你!」我從背包中抽出那條紅色的繩子,把戒指和繩子放在她手上,她的表情有點驚訝!
我說:「既然以後不會再見了,戒指你就留著吧!免得以後我看到它就會想起你,誠心的祝你幸福!」說完,她的眼眶有點紅紅的,她從領口中抽出一個東西,那是我送她的項煉,沒想到她真的戴在身上!
她從脖子上取了下來,放在手上,看了我一會兒,掉下幾行清淚。
這樣的情景,讓我想到一首詞:「還君明珠雙淚垂,恨不相逢未嫁時。」她抱住我靠在我的胸膛上,對我說:「對不起!我沒辦法還給你。」我說:「沒關系!既然你喜歡就留著吧!反正我已經送給你了。」接著她很小聲的說:「因為這是我喜歡的人送的!」我想了一會兒,才明白原來她喜歡的人是我!
都怪我!剛才聽到她有喜歡的人,也不問清楚就大吃飛醋。
我高興的緊緊抱住她說:「你是故意在氣我是不是?」她高興的流著眼淚,吸著鼻子的說:「你又沒問我喜歡誰?隔那麼久,你才想來找我!」我說:「我怕你已經有男朋友了,所以一直不敢找你,那你又為什麼不來找我?」她說:「我想的跟你一樣!」我笑她:「傻瓜!」她說:「我如果是傻瓜,那你就是大傻瓜!」我說:「看不出你的小嘴巴也蠻壞的!」她開玩笑的說:「都是跟你學的。」「好吧!既然你想學,那我可就要好好教教你了!」說完:「我吻上她的唇,將我這些日子的思念,化做一個火熱的吻………」結果吻的太忘我了,沒注意到有個阿婆經過,隔了好久,我們才氣喘噓噓,不捨的分開雙唇。
她親手將戒指重新綁回我的背包上,叮咛我不准弄不見,也不准送人喔!
我也親手幫她戴上項煉,對她說:「以後,你就是我女朋友了,不准被人追走喔!」在幫她戴上項煉的時候,我才發現她比印象中還瘦了!
我疼惜的對她說:「你瘦了不少?」她說:「都是你!不早點來找我,害我常常吃不下飯!」我說:「那可不行,我得好好檢查胸部有沒有餓壞了!」我作勢要偷襲她的胸部。
她急著緊捉著我的手說:「不要啦!沒有變小啦!我家就在前面,你不要害我啦!明天啦!」我問她:「剛才你說什麼?」她說:「我說不要啦!沒有變小啦!」我說:「下一句?」她說:「我家在前面,你不要害我啦!」我問:「再下一句?」她紅著臉說:「明……明…天啦!」接著她又小聲的說:「可是你不要再把人家弄的跟上次一樣,害人家差點昏過去!」我故意難過的說:「原來你不喜歡!」她急著辯解:「不會!不會!我很喜歡!」話才說出口,才發現又被我設計了!
她紅著臉說:「你怎麼那麼壞!每次都欺負我!」我真心的對她說:「我就是喜歡你的單純、天真!」她的肚子在這時,不爭氣的叫了幾聲,我笑著問她:「你肚子餓了?」她說:「餓到小腹都快不見了!」我摸摸她的頭說:「走!我們去士林夜市吃東西去!」我來幫你補一補,你再這樣瘦下去不行的!女孩子太瘦不好看。
騎上機車,她高興摟著我的說:「好啊!好啊!我要吃鐵板燒、生炒花枝、天婦羅、水煎包、青蛙下蛋、大餅包小餅、烤臭豆腐、還有………。」後面遠遠的傳來阿婆的話:「夭壽喔!要親不回去親,怎麼現在的少年家都這樣!」

*这是无意中发现的一则故事,根本没想过会在那种情况下发现这么好的文章。内容有一部分限制级,但是,色情与否,端看你自己的思想中心点。所以,决定不删除男女主人公的亲热片段。意外地,这样反而让文章更多了几分浪漫。*



Monday, February 14, 2011

情人节……


我不知道我还应不应该继续下去。我付出的爱,付出的努力,付出的忍让,都像石沉大海,毫无音讯。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很正常。但是我完全不知道,未来的结果,会是如何。以往,我都能凭着一些线索,“预见”一些未来情况。但是现在,一丝一毫我都看不见;事情的发展还不断的超出我的掌控。这是天给我的考验么?因为我从来都没遇过强势的女生,所以特地派一个给我么?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很爱她,可是在情人节夜里,我却不敢对她说我爱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