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1, 2010

最缺乏的情:亲情,爱情。

亲情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恨她;
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总是排斥我;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和家人格格不入。
家,是一个人的避风港;
我的家,却连一个让我睡好觉的地方都不是。
家人,是最亲、最疼你的人;
我的家人,却是对我最残酷、最冷漠的人。
学校的作文里,永远看见我对家的颂赞,却常常看到我离经叛道的抒写。
对现实的反应,常被看作走火入魔的思想,我的最大特色,
尽管我只是以自身的经验来考量一切。
本来应当支持我的人,却不断的落井下石;
我的恨意,有增无减。
尽管我真的很不想,实在很不想。

爱情
甜蜜的禁果,从来不曾尝过;
岁月的逝去,也一并带走了我尝禁果的最佳时机。
忘了怎么哭,因为我真心的付出,换来的却是锥心的痛苦;
心,已经彻底的麻木;对于爱,已经没有要求。
只希望,能够解放我的痛苦;
心如止水,就是最坏的打算,如果,那一天永远都没有到来。

梦。很靠近,也很遥远

我的梦

人生其实很差,又短、又闷、又无聊,
梦,因此而产生;
它带给人一种错觉,一种很美丽的错觉,仿佛得到它,就是得到全世界。

这错觉其实蛮好的,至少没有人觉的它不好。
虽然,梦实现过后,其实人生还是没有变化,还是周而复始的继续旋绕下去;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梦,对他来说很遥远、对另一个人来说,很靠近;
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梦,对别人来说,贱如粪土,对他却比命还珍贵。

梦。很靠近,也很遥远。

害怕

很久以前,我有很多,我很怕的东西。我老妈,鬼,藤条,老师,我老爸……很多时候,害怕他们不是因为恐惧,而是因为他们有压倒性的力量。

基于这种害怕,我接受了各种各样“不人道”的规范。不能这样,不能那样,只能这样,只能那样。

久了,就变成一种习惯:功课,必须做完。如果不做就会被怪兽老妈打、被厉鬼老师打+不是乖孩子;成绩,必须很好。不然就会被打+不是乖孩子。

再大一点,就是:功课必须做完,不然会penalty;成绩必须很好,不然进不了大学+讲话不能大声;运动必须做,不然就会肥,肥=丑=没人要;Cadet必须去,不然没朋友;委屈必须啃,不然没朋友。

更大一点了、有车驾了、读college了:功课?谁管你?;成绩?谁管你?;运动?懒惰+自以为很多时间;委屈?天大地大我最大,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哪里还有委屈?

以前,会害怕的时候,就有一种约束力,让我完成因该做的东西。现在,如我所愿,不再害怕任何东西了,可是约束力也随之而去……东西,也好像越来越多、做不完似的。

害怕,应该是不好的东西,可是我在会害怕的那个时候,比现在什么都不怕的时候,情况好很多、好太多。

害怕,到底是好是坏?

Tuesday, May 11, 2010

逃避

她太优秀了,我真的很惭愧,也很自卑。

因此,我不断的在逃避她。我不去学校,不去学会,都是因为我很怕看到她,然后看到我俩之间的差距。

这样真的是很懦弱,但是我没办法。我已经堕落太久了;天使逗留在地狱,罪恶的包袱会让他的翅膀负担不起,因而飞不回天堂。结果,天使就变成了恶魔。

我知道,总有一天我必须去面对她,不管她喜不喜欢我。只要我继续喜欢她,那么选择追求或放弃的那一天,迟早会到来。

在那天的来临前,我只有避开她。很痛,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真的很痛。不过,怎样都好,我必须浴火重生,当我开始追她的时候,我希望以我最完好的一面来面对她。

Monday, May 10, 2010

引擎

引擎,是驱动车子的动力来源。

主要可以分成两种,活塞引擎(piston engine)和转子引擎(rotary engine/wankel engine)。

那种引擎都不重要,因为它们各有各好;重要的是,能够推动车子就好。

人也是一样,每个人的细胞构造肯定有遗传学上的不同。因此思想不同也是正常的事。
所以,同样的一件事情,却可以衍生出各种各样的处理手段。就像活塞引擎,和转子引擎,两者的运作方式南辕北辙,可是都可以推动车子。人也应该一样,应着重于一个人的办事效率;至于做法,只要能成功、有不会过分直接伤害他人就好。借代一句熟语,“活塞引擎、转子引擎,能让车跑的就是引擎”。

有时候,引擎他妈的很多麻烦、很费事,爽爽就给你start不到,爽爽就给你死火。

人,有时候真的,完全失去了动力、干劲。慵懒到……不想去做任何事,就这样放着。不是因为懒惰,而是因为就是不想搞任何东西,就是不想。

今天,我的引擎,没有完全start好。需要多久才能搞定,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只要我不停的转动我的钥匙,我的引擎就会一直


Friday, May 7, 2010

自由=无间地狱???

又是深夜,五个小时半后就要起床,出college。和平时的时间表一样,只是,我已经旷课五天了。


以前,旷课可是一件大不了的事,会被很多人干,被很多人操。

现在,才没人理你。

向往十七年的自由,一下子完全释放出来。

意想不到的,我竟然会控制不知自己,而让满满的自由冲昏了脑袋,让自己堕落到了无间地狱。

如今,我醒了,也感到非常非常地痛苦。因为,从地狱爬上来的路程,是不满了大大小小的尖刀,不断地刺着我。

Sunday, May 2, 2010

我还能年轻多久?

17,18,19,20.……

从FORM5年头到现在,已经过了2年有三个月,靠吆真的是西北快。

但是还好,还是在年轻人的RANGE里。

只是,我还能年轻多久呢?

10年,20年,maximum30年。

看起来,好像很久的时间,实际上,shiu~~一声就过了……

看一看,人生已经过了四分之一,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

莫名地惆怅,又在出现,好忧郁……